Ocamp想當年:

Korgear 4子大學嘅時候都係一齊上莊,間唔時少不免行開行埋都會講返當年搞Ocamp嘅趣事⋯⋯

可惜嘅係⋯⋯

佢哋三個講嘅任何「趣事」,都與我無關,冇一件我係身處現場親身目睹嘅⋯⋯

點解呢?

因為我係Ocamp嘅營長!!

做Ocamp營長背後嘅代價⋯⋯

當年嘅Ocamp,除咗我之外,黑面、藍牙、紅牛分別都係各組嘅組爸。

當第一日班組仔組女出去油尖旺玩Treasure Hunt嘅時候,身為組爸嘅佢哋梗係使盡渾身解數,務求令班組仔組女團結一致,攞多啲分⋯⋯

呢啲過程入邊,搞笑野就一定大把。

更重要嘅係,可以同一班Freshmen建立深厚嘅感情!

而我呢個營長⋯⋯

除咗搬所有物資入營之外,就係瘋狂入500個水彈,入到個人躁晒⋯⋯

ocamp 遊戲係第一晚嘅營火晚會用完呢500個水彈之後,組爸組媽就梗係同班仔女返房玩Ocamp房game⋯⋯

嗰啲咩Black Magic呀、上山落山呀,Truth or dare呀、講下啲城大七不思議故事呀,必玩㗎啦!

而我呢個營長⋯⋯

又要準備聽朝早另一個Ocamp 遊戲,要再入多500個水彈⋯⋯

入完嘅時候,已經係凌晨三點。

當然,對一個Ocamp嚟講,凌晨三點都仲係好早啫!

我梗係第一時間沖曬涼,就入房玩啦⋯⋯

而,現實係:

入咗房坐低唔夠15分鐘,就昏迷左。

就係咁,第二朝又七點起身。

而,基本上第二日成個人都係行屍走肉。

係整個Ocamp裏面,唯一我可以同班組仔組女有直接接觸嘅,竟然係⋯⋯

⋯⋯情景遊戲。

個遊戲係咁嘅:

  1. 假扮有工作人員嘅相機唔見咗;
  2. 然後召集所有組爸組媽組仔組女喺禮堂;
  3. 大家一齊討論究竟報警終止Ocamp,定係俾工作人員搜每一個人個袋。

當然,啲組爸組媽會喺旁邊加鹽加醋啦,然後再慫恿一啲比較有主見嘅組仔組女一齊討論(通常呢啲我哋都會搵佢哋做下莊)。

當大家爭持激烈,究竟報警定係搜袋之際⋯⋯

我呢個營長⋯⋯

梗係都要講返兩句「搞Ocamp好辛苦呀」、「唔想就咁就完呀」之類啦⋯⋯

唔識做戲嘅我,講唔夠兩句,就諗起呢兩日嘅辛酸,唔小心講到喊咗出嚟⋯⋯

好在嗰陣時冇冰凍毛巾,我都仲有藉口話嗰啲係汗,唔係眼淚⋯⋯

不過冇人信。

就係咁,我嘅眼淚感動到大家,將所有嘅糾紛、矛盾都化為諒解~

亦都因為咁,之後大家都討論唔到落去(可能係因為我太有說服力啦),我哋都唯有終止呢個遊戲⋯⋯

而就係因為呢個遊戲,係我之後嗰兩年嘅大學生帶裏面,起碼呢班組仔組女都仲識叫我一聲「營長」,同埋「唔好喊啦」⋯⋯

諗返轉頭⋯⋯

當時諗都冇諗過會同呢班莊員一齊創立KorGrearsForLife.com⋯⋯

所以,如果睇緊呢篇文嘅你係上緊莊嘅話,記住一句說話:

「千祈千祈記住記住唔好潛莊!」

完。

P.S. 不論係搞Ocamp、或者搞咩活動都好,一定辛苦,不過只要你捱過、經歷過,得著一定比你付出的更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