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型師

整髮剪髮就好似覆診咁,幾個月以至幾星期一次

早幾日發現啲頭髮又開始病入膏盲,變成一堆雜草,於是決定去附近沙龍修理下佢

做咗廿幾年人,髮型師遇過都有廿個

(無錯我仲未搵到我個御用髮型師)

剪得出色嘅剪得遜色嘅、Talk得唔talk得嘅、靚仔嘅靚女嘅……

都見過,只係每次剪完,講句射射,然後又會唔記得佢係邊個

唯獨是今次,我相信我將會永遠都記得呢個「髮型師」

入到間Salon,照舊有位學徒過嚟招呼你

剪髮

金紫色短髮、一米六、纖瘦、滿手紋身、濃妝艷抹、年約16嘅妹妹仔

迎接我嘅並唔係微笑,反而係一個RBF

「做咩?」

「剪髮」

「洗剪吹,一百零八,有無指定師傅?」

「無。」

「坐低。」

無笑容、語氣強硬、一臉對你不屑嘅樣子……犯下服務業大忌之餘

亦令我認定……

「又係啲學壞哂嘅o靚妹,出嚟做嘢又唔尊重份工唔尊重個客唔尊重自己。」

但接落嚟發生嘅事,令我為自己頭先嘅諗法後悔不已⋯⋯

學徒妹妹幫我洗頭嘅時候依然一臉不屑,

雖然剪髮時同學徒、髮型師零交流嘅經驗都有過不少

但氣氛僵硬到我覺得佢好似隨時會搵花灑淋我都真係第一次

洗剪吹既然唔交流,我唯有瞇埋眼逃避,順便感受下有人幫自己洗頭個種難以言喻嘅幸福感

「瞓醒未?埋位。」

無錯,我瞓著咗。當時感覺有啲攰,加上太舒服…

妹妹仔嘅技術係我遇過最好嘅,絕對唔係個啲:

「求其淋完水用洗頭水摷你個頭係咁易禁兩禁你個太陽穴再沖水就話洗完個啲⋯⋯」(你懂的)

就係行去坐低嘅時候,我突然暈咗一暈,失平衡跌咗落地下

在場嘅所有人都比我嚇咗嚇,望住我好似睇表演咁

唯獨係學徒妹妹,行過嚟扶住我埋位坐低

「嘩搞咩呀你咁鬼興嘅個人」

「係咩…我唔覺喎」

轉個頭,佢拎咗杯水畀我,擺低咗粒Panadol

仲拎咗個溫度計出嚟強行幫我探熱

(我比較好奇點解Salon會有溫度計…)

「發燒呀你,食咗粒藥飲咗杯水剪完好快啲走」

「呀,師傅話無人咁快得閒,你介唔介意我幫你剪?」

「哦…好呀」

塊境入面嘅佢,雖然都係RBF,但多咗份認真同溫柔

「因為佢係學徒…所以我地只係收你五十八」

「唔洗找啦唔該」

我擺低咗一百零八蚊。

或者佢嘅剪髮技術的確唔值一百零八,但佢對我嘅提醒,遠遠超過呢個價值。

似乎人愈大,愈容易忘記一啲基本道理

我話佢唔識尊重人,唔識尊重自己

但原來,唔尊重人嘅係我自己

一個與你毫不相識嘅人,竟然為你擔心,甚至付諸行動去關心你

而你,竟然選擇以貌取人,憑一眼就認定佢係不良、無禮貌、無家教

P.S. 唔係好關事,不過都聽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