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電電鑽

這是一個可悲中年小男人的小故事:

充電電鑽小弟行年三十有四,只係一個平凡不過嘅屋邨仔。

現階段人生首要任務係儲夠首期同個唔多體諒我嘅女朋友買個蝸居(我地行左十幾年,走唔甩架喇…)。

每個星期一至六晚晚OT到11點,難得星期日放假,有時真係連拍拖嘅時間都想慳番,畢竟都十幾年啦。

一個月前開始,逢星期日坐係屋企攤屍嘅時候,就會聽到隔離屋張師奶用佢把鵝公喉不斷鬧佢個4歲孫仔,而個孫仔就只係識不停咁喊。

“過黎!!過黎食埋碗飯先好走!”
“嗚呀~”
“過黎!!唔准對婆婆咁冇禮貌!”
“嗚呀~”
“過黎!!你阿爸阿媽冇教你架咩!”
“嗚呀~”

個孫仔係張師奶個女嫁左個聽聞係中產嘅男人之後生嘅。

每次聽到兩婆孫咁剌耳嘅噪音,不期然刺激我回想起一段少年往事……

曾幾何時,張師奶個女真係好清純,雖然把聲遺傳左佢阿媽把鵝公喉,但個樣的確有8成張柏芝初出道時咁純。

由細到大,我地都係青梅竹馬,友達以上,戀人以下。

電鑽記得有一年我儲左三個月零用錢買左個佢好鍾意嘅Melody毛公仔俾佢做生日禮物,佢開心左兩日,而我就開心左兩個月(可惜佢唔係鍾意哈囉吉蒂,否則可以唱番首麥浚龍近期hit爆嘅《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羅生門》三部曲)。

直至中四果年暑假,有一次張師奶問我屋企借個電鑽唔知鑽牆定鑽咩。

一心諗住狗衝大獻殷勤、打外母政策嘅我當然仆到去借我老豆裝修用嘅大電鑽啦。

就算明知我個躁狂老豆同d鄰里關係差到爆,俾佢知道實用個電鑽鑽到我上天花板,我都要鋌而走險搏一搏。

當年個電鑽同呢款差唔多…

電批

兩日之後,好衰唔衰當張師奶還番盒電鑽時,撞正我老豆早收工返屋企斷正。

成盒電鑽咁大,當年我身形再肥都遮唔住。佢地馬上激烈地鬧左場大交,全層樓都聽到。

自此之後兩家人計都冇傾過,見到面頭都唔點。而我同張師奶個女嘅關係當然都因為呢件事無疾而終啦…

我忽然係度諗,如果當年我偷運電鑽冇東窗事發,之後嘅人生會唔會完全唔同呢?

我會唔會已經同張師奶個女開花結果,生個肥肥白白、精靈趣緻嘅仔⋯

⋯然後兩口子悉心教導同栽培佢,唔洗激到婆婆爆血管呢?

如果當年d電鑽可以設計得細少少可以收係褲袋,咁咪唔會俾我老豆發現囉?

可以袋落褲袋嘅電鑽聽落好似冇咩可能,但原來今時今日韓國嘅科技已經做到,仲要係全球最細電鑽

而家買層樓趣趣地都要三四百萬,仲要唔知捱幾耐先儲到首期。

而家呢個電鑽仔講緊嘅係幾百蚊,所以我見到之後諗都冇諗就每隻顏色各買左一個。

>>可以喺呢度買<<

事過境遷……

我老豆前年退休諗住享福,萬料不及上年不幸中左風,右邊全身行動不便。而家佢個人都收哂火,終日坐係屋企無所事事,愁眉苦面。

黃黑色果個我送左俾佢鑽下螺絲過下日晨,因為個電鑽設計到單手都可以操作自如好方便,希望呢個小玩具可以俾番d信心佢。

佢收到嘅時侯,左邊冇中風果邊個咀角同眼角都輕輕笑左一笑。

至於粉紅白果個,我當然唔會送俾張師奶。

可能連個天都想玩我,個顏色同melody完全係一模一樣。最後我放左係床下底個櫃桶,亦唔諗住開黎用,人生有時就係咁無奈。

當時光唔可以倒流,我可以做嘅唯有係買d「無謂」野放在心頭,默默地懷緬一下過去,慰藉一下自己嘅心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