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座

「被讓座妄想症」—— 故名思義即係指患者經常幻想自己會比人逼自己讓座

(同被害妄想症差唔多:https://zh.wikipedia.org/zh-hk/被害妄想型

症狀有:

  1. 係香港搭車時坐唔安
  2. 感到自卑
  3. 感到壓逼
  4. 選擇屈縮一角
  5. 感覺被乘客注視等等

是咁的,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唔係大肚婆,我唔係真・長者,我唔係視覺系長者,我唔係傷殘人士,我唔係小朋友…

我只係一個搭小巴唔敢嗌落,有時都會攰,有時都會肚痛頭痛嘅年輕人

//

讓座自從Facebook開始出現d「佢唔讓座」既相、片

我就患上咗「被讓座妄想症

我開始會見到有位都唔坐

除非係總站上車(要搭到尾)又或者架車8成空

先至會慢慢、慢慢、偷偷地好似做賊咁搵個角位坐低

以防比人睇到、聽到、聞到自己罷佔咗一個座位

坐低咗之後,我會dup低頭,嘗試唔發出一粒聲,令自己變成透明

「Next station is……」

而每次當我聽到呢句,我都會好緊張,因為將會有一堆人上車

而愈多人上車,我既病就會愈嚴重

腦入面開始產生好多幻想:

「企係我隔離呢個女人到底係有肚腩定係大咗肚呢」

「死啦我讓比佢但搞錯咗又可能會比人鬧,我唔讓一陣佢又影我相…」

「企我前面呢個蝗母係咪想我讓座比佢個打緊機既仔呢,企到咁埋…」

「我唔讓佢會唔會操我媽架…」

「死啦嗰個人部手機對住我,係咪拍緊我片呀…唔通附近有人需要讓座…唔通我坐咗關愛座……」

我覺得個車廂入面有千千萬萬對眼望住我

好似咁:

AmvhhHWrc8l0Lb6m_UZNkmvSYbFGtf6uQfxCPPKGVz-9

我覺得自己好渺小,好似一隻兔仔入咗獅子籠咁

我好驚一開Facebook會發現自己坐上咗批鬥座

「今日搭西鐵,前面呢條女好手好腳都唔讓座比人…」

//

我患咗呢個病都有一年,係2015年發病,因為嗰時嘅批鬥最嚴重。

黎到2016年,周不時都仲會有關於「唔讓座」嘅討論、爭拗

慢慢地大部份香港人(尤其年輕人)就形成咗一種習慣:

唔係就黎暈低我都唔會坐,特別係關愛座。

直至今時今日

原本係一種發自內心嘅美德,已經變成咗一個社會嘅潛規則

讓座,本身嘅意義似乎被忽略,多咗嘅又似乎係一份恐懼?

//

無錯,我寫緊呢篇文嘅時候我個病又發作。

被讓座

其實,到底係我有病,定係呢個社會有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