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小孩

是咁的……

話說喺啱啱過咗嗰個年初一,去咗阿婆屋企拜年

往年喺阿婆屋企拜年都係幾開心嘅事,一嚟因為人多,二來因為所有呢邊嘅阿姨們都冇乜架子又好玩得

理應係一個開心喜慶嘅日子,但係就發生咗一件令小弟覺得十分冇癮嘅事,攪到我真係頂唔緊要早走……

事緣就係我其中一個阿姨個細仔讀緊中二,本身個人都幾聰明嘅,但係讀書成績好差咁話,操行又差,應該今年要留班咁樣樣……

我心裡面帶住一丁點疑問:

「其實學期中啫,咁快就諗留班……?」

好,而故事嘅第2號人物,就係我嘅一個貴為音樂科科主任、做教師嘅表哥

表哥為人豪快爽直,對大人如是,對學生如是,一直俾我嘅感覺佢絕對係一個「超班」嘅老師,有幸俾佢教嘅學生應該都幾開心……

……不過,當晚就出現咗咁樣嘅對話(留意:係喺廿幾個親戚面前進行):

姨:「阿表哥,你話我可以點教佢啦,話極佢都唔聽,佢咁冇用㗎……(下刪100字關於個仔幾廢)」

正當我諗住阿表哥會用啲咩突破性方法去開導佢,佢同阿細仔咁講:

「你認唔認自己廢先?」

細仔笑住咁應:「我唔認!」

表哥再問:「咁你唔廢又點會成績咁差先?」

細仔:「因為我唔鍾意讀囉!」

表哥:「唔鍾意讀書咪即係你廢囉,我教嗰啲最廢嘅學生咪就係都唔鍾意讀書㗎囉!」

「咩料呀?」我心諗

喺廿幾個親戚面前公審自己個仔?

呢啲喺咩教學生方法?

先去踩底個學生,然後令佢服從你??

Okay,當如佢真係服從你、認自己係廢嘅,佢嘅self-esteem咁低,你係咪真係可以提升番佢,令佢做好先??

當然,呢啲嘢講出嚟佢哋都未必明…… 明嘅,就唔會做埋呢啲咁反智嘅行為,所以,我都係諗住”骨”一聲吞咗佢……

……突然,有條友細細聲喺我耳邊講:

『知唔知咩叫做「標籤」呀?』

呢條友係我阿哥,同我一樣,好鍾意研究NLP嗰啲古靈精怪嘢

嗰一刻好慶幸有人同自己諗法相同,起碼,我唔係唯一一個「異類」

Any肥,我諗⋯⋯

其中一個最大嘅社會問題就係我哋都「被標籤」了!

作為港孩,我們都被標籤了必須要讀好書、攞到好成績、入到(好)大學、第時搵份好工……

作為父母,卻將自己標籤為練馬師,不斷操練自己嘅馬匹,為嘅只是要自己嘅馬贏過其他馬房,而不知道這是場沒有第一嘅比賽……

作為港人,我們都將成功標籤為上到車、結婚、生仔、有份穩定職業、退休、然後……咪等死囉。

我們不止標籤別人,亦都標籤了自己

最近睇咗一套動畫……

裡面除咗講友情、愛情之外,亦都講到我哋由小孩長大為成人嘅思想轉變

被標籤

我哋細細個嗰陣覺得自己乜都做到、乜都實現到,但係,點解人愈大反而只剩低一種無力感呢?

你可能會諗:「細個未經歷「社會」嘅洗禮丫麻,圖都有得cap啦:「少年,你太年輕了」」

如果,經歷完「社會」嘅洗禮會令人產生無力感,撲滅年輕人嘅「氣焰」,屈屈不得志,甚至扼殺了生命……

……咁,究竟係社會嘅問題,定係 ”I am capable to do anything I want to do” 呢種諗法有問題呢?

為人父母,如果你將子女「標籤」為某一類人,你嘅子女將來好可能就會成為呢類人……

「點解你咁蠢㗎啫?」

「點解你做極都做唔好?」

「點解你係都要同我作對?」

「…………」

必須要知道,由我地出生到長大成人,我哋絕大部分嘅價值觀都係來自父母

Milton Erickson已故當代最具影力嘅催眠心理學家—— Dr. Milton H. Erickson——曾經對”父母”這角色有如此詮釋:

「作為父母,並不是要帶領你的子女去你想他們去的地方;而是,讓你的子女知道他們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而你的責任,只是從旁協助、引導」

你又可能會諗:「嘩!咁佢學壞點算呀!?」

Well…… Dr. Milton Erickson就用呢個方法去種植一個反饋機制喺佢嘅小朋友身上:

『喺佢嘅小朋友3、4歲,好奇心最旺盛嘅時候,佢會故意閒置一啲對人體無害、顏色鮮豔、但氣味極之難聞刺鼻嘅化學品喺屋企,由得佢嘅小朋友碰釘,藉此深種「吸引人嘅事物都係有危險」(類似啦)呢一個概念(好似Inception咁)』

有冇用?

小弟就係一個人版:

由小學、中學、大學、都出嚟做嘢,最熟嗰班朋友都有人食煙嘅(真係小學就有人食㗎啦),但小弟都冇食過一口煙……

……呀唔係,食過一口,4、5歲嘅時候一個Uncle請我食咗一口萬寶路

一吸,除咗臭之外就係極之刺喉,咳咗我大半個鐘兼標晒眼水

以後有人派煙或者問我食唔食煙,我都會諗:

「點解咁臭嘅嘢你都擺得入口?」

………

小學一、二年班嗰陣,阿媽就「好想」我同阿哥學好游水,真係好想……

想到喺暑假嗰陣每逢一、三、五加埋六日,都會每朝7點去到泳池操3個鐘頭水(留意:係操水唔係玩水)

細個,無論你幾唔想做一樣嘢都好,你唔敢反抗,因為父母係權威丫麻,你唔操水,咪冇得打機睇電視囉,等價交換呢樣嘢,小朋友姑且明白

但好記得嘅係,有好幾次(其實好多次),每當我同阿哥游得唔好,或者做唔到佢心目中「最理想」嘅動作,佢就會扯晒火「破口大罵」……

冇錯,係喊破喉嚨嗰隻破口大罵(嘩,寫到我個心都酸酸地)

「點解咁你都做唔好㗎啫!!?」

「同你講咗係咁呀,唔係咁呀!你有冇耳性㗎?」(通常會扯住我隻耳仔嚟鬧,懷疑我對兜風耳都係咁練成)

然後,成個沙田泳池嘅泳客都會注視住我哋……

阿哥大我幾年,叫做忍到唔喊(應該係,唔知會唔會喺水底喊咗唔講聲呢)

而我,喊囉,咩呀?

縱使咁樣樣令到我喺小學時泳術比一般人出眾,有參加過學界比賽,有攞過獎,甚至乎都大個咗試過出海游水救過人……

……但係真心,我從來冇Enjoy過游水呢樣活動

父母們,唔係真心鍾意嘅嘢,你點迫都冇用

如果你從小朋友細細個就種植一個「我根本冇得揀」嘅概念喺佢哋腦裡面,你諗下佢哋大個咗會點……?

Any肥,對我嚟講,值得慶幸嘅係,我嘅反叛期極之反叛,基本上整個中學、大學生涯都係為咗洗脫父母灌輸俾我嘅價值觀……

以致我唔洗受呢一代年青人所受之重擔!

直到今時今日呢一刻,我仍然係覺得:

“I am CAPABLE to do anything I WANT to do!”

又離晒題……Sorry!

P.S. 唔好以為我阿媽仲係好似以前咁,經過俾我咁多年嘅「洗練」,已經放鬆咗好多

P.P.S. 老生常談:人生唔係一長成績表(即使由細到出嚟做嘢我哋都係咁俾人灌輸),好多嘢,衰咗未必係壞事,亦都冇必要重考,「係好係壞,都係一個紀念,又或者係一個教訓」…… 香港人,放鬆啲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