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群心理「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所謂羊群心理

「人,總係想尋找同伴,不願做小眾,不願做唯一。」

為咗埋堆,”佢”試過一年唔食自己最愛嘅蛋糕,就係為咗瘦

為咗埋堆,”佢”試過剪哂留咗十年嘅長髮,就係為咗「男仔短頭髮先正常」

為咗埋堆,”佢”試過取笑一個與佢無仇無怨,身家清白嘅人

嗰個人可能係佢同學,可能係佢同事,可能係佢上司,可能係佢朋友,甚至摯友⋯⋯

******************************************

曾經有位朋友叫阿花⋯⋯

阿花佢中學時有位好朋友叫阿瑤,呢位好朋友向來獨來獨往,唔多出聲,個樣「西西地」

佢地一直好FD好FD,一齊去廁所唔再講,更係會一齊溫書一齊傾心事,你撐我我撐你

係女人間難得嘅真摯友誼

直至升上高中,PURE嘅同學變得DIRTY,DIRTY嘅同學繼續DIRTY

班上出現幾位「大家姐」,統領世界,領頭羊將班上嘅羊群收服,將睇唔順眼,與眾不同嘅羊隔絕

「喂你唔係呀嘛阿花,做乜同佢咁FRIEND嘅,佢個人咁扮嘢,成日唔出聲又唔笑唔知扮乜。」

「係咩……其實佢無乜嘢呀……」

嗰次之後,阿花成為咗另一個「佢」。
******************************************

其實「怕」嘅根源係咩?

細細個落公園玩,怕畀小朋友「唔侵你玩」

大個咗返學,怕畀人「杯」,怕小息自己坐,怕去廁所得自己一個

戴完四方帽後入職場,怕同事食飯唔嗌你,怕收工得自己一個

諗返轉頭,大概係源自於自卑

就好似吳淡如話過:「害怕孤獨,意味著害怕面對自己。」

明明你鍾意紮孖辮, 但偏偏怕被投以奇異目光而選擇紮馬尾

羊群效應(承認吧香港人,如果你係街見到個廿o靚歲嘅少女紮孖辮,你肯肯定會望佢)

明明你係同性戀者、鍾意做女人,但偏偏怕畀人歧視而選擇掩飾自己,辛苦自己去扮MAN

明明每個人喺呢個宇宙,呢個世界,呢個社會,呢個空間,都係獨一無二

但偏偏因為羊群效應,用盡奶力要令自己變成「同一類人」……

講聲「大家都係咁啦」,彷彿好值得驕傲,好清高

講出嚟感覺良好之餘,人地聽嚟都似乎有一種理所當然,「係喎」嘅感覺。

*****************************************

時隔幾年,阿花開始佢嘅打工仔生涯

「喂,佢咁扮嘢你仲同佢做到FD嘅」

「我扮架啫,你估我真係同佢fd咩,佢咁假……」

今次阿花「學精了」,變成「同一類人」,思想從眾,行為從眾,出賣感情,成功埋堆。

*****************************************

其實嗰個所謂「扮嘢」嘅人,或者只係唔太喜歡講嘢,唔太喜歡交流

其實嗰個所謂「扮嘢」嘅人,或者只係太過喜歡表達自己,太過於熱情

其實嗰個所謂「扮嘢」嘅人,或者只係習慣流露真我,少咗一份掩飾罷

到底係社會令你懼怕,令你改變,定係自己令自己懼怕,逼迫自己改變?

當你發現自己與眾不同嘅時候,會選擇自信地面對、接納、表現自己⋯⋯

⋯⋯定係自卑地將自己打造成心目中嘅「同其他人一樣」?

點解總係想要將自己埋藏於城市當中,連行步路都驚太響,驚引人注意,驚吸引目光?

太過甘於平凡,太過易於改變,太過習慣於融入羊群

縱容自己失去「做自己」、做「唯一」嘅自由,以至迷失自我而不自知⋯⋯

其實那是既可卑,又可悲。

而往往個啲看似「奇怪」,毫無掩飾毫不畏懼,明知「獨特」仲一臉自信係條街到行、塊面寫住「關你咩事啫」嘅人,先係最可貴,又最「正常」。

「可以任我走怎麼到頭來又隨著大隊走 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