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

最近有幸同一位Professor食飯,我叫「乳酪仔」。

乳酪仔係我大學生涯遇到第一位教授。

這是緣份⋯⋯

相識也是緣份閒談中,講到曾經有一位好朋友叫「果皮」。

曾經Friend上堂一齊坐,落堂一齊溫書⋯⋯

「但唔知點解讀到研究院時候,佢好似變咗另一個人咁。開始對我瞅不,後來我地亦無再傾。」

“嚴重似情侶講分手”

「或者可能因為係有時啲同學問我識唔識佢,我就話:『果皮?識呀!你去問下。傳下傳下,就變左我…』」

低頭繼續食佢既薯蓉語氣帶點失落、失望,但更多嘅⋯⋯係無奈。

我成日覺得,相識也是緣份,包括「嗰啲人(詳情請見上兩個post)

有啲人你一世都唔會遇到,有啲人你一遇到,一就係五年、十年、甚至一世

一開始遇到嘅係家人,後來係同學、老師、朋友、情人、同事、老闆。

“能夠相遇,好奇妙;能夠相識,好難得;能夠相知,更係中無一

但偏偏感情⋯⋯ 好化學、好脆弱。

有幾多曾經親密如家人的朋友,好似果皮突然無聲無色消失於你嘅世界?

又有幾多曾共你經歷風雨嘅情人,因為一點小事,而從此同你走上分叉路

那時候明明很要好,彼此交心談心,如今卻已同陌路

有時令人最無奈嘅,係個種對挽回感情有心無力嘅感覺。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緣份讓我們相遇相識甚至相知相愛,卻為何不能讓我們相惜?

致—— 妳們、你們、和你:

「我好珍惜你哋嫁,柒頭!千其唔好變果皮」!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