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笑

由細到大,小弟自問笑點不低,過往朋友間同事間經常覺得好笑嘅事,抱歉小弟都笑唔出,極其量只係冷笑一下。俾個參考大家,以下呢條片我都只係冷笑左一下,而且笑唔出聲。

或者唔同人有唔同喜好吧,不過一旦遇到好笑野,體內笑穴俾人點左嘅時候,真係可以笑到一發不可收拾。細細個同哥哥睇周星馳嘅《九品芝麻官》睇到「歡迎你仆街」,或者占基利嘅《神探飛機頭2》個結局,兩兄弟係可以笑到熄燈瞓覺都仲未停到。

忍笑

忍笑相反地,當小弟好認真做某d事情嘅時候,唔知點解身邊朋友經常大笑。到大個左先知原來周星馳真人平時不苟言笑,我就知道認真地攪笑反而會更好笑。

呢個世界除左「相愛很難」,其實有時忍笑同樣很難,就係當你需要認真嚴肅嘅時候俾人點左笑穴⋯尤其是係職場⋯

 

初出茅廬嘅時候,曾經做過一份電話推銷嘅工作。返工頭幾日,成班新人圍埋戰戰兢兢一齊做角色扮演練電話講稿,有個同事好認真咁用佢含住粒核嘅聲線同我講野,到我講嘅時候,我係一路笑一路講左成個晏就,同事個個望住我大惑不解。好彩當時人稱「女魔頭」嘅經理唔在場,否則隨時炒得。

到後來轉左去一間係香港一講就知嘅大公司做,部門經理對我唔差,推薦左小弟上一個公司內部「督導級普通話課程」,心諗都唔錯,點知上左第一堂就出事了。出事位不在於課程本身,因為課程難度不高,而小弟自問一向講普通話係聽得明嘅,所以應付有餘。出事位亦不在於老師,因為佢好友善,經常讚我,而且普通話說得動聽。出事位係我嘅同學,兩位隔離部門位高權重嘅同事。

兩位同學當中,一位係工程部其中一位主管強哥,個樣有d似《愛·回家》嘅馬強,不過頭頂冇咩頭髮,平時係email見親整路封路大工程都係強哥出嘅。另一位係總務部經理超哥,係一位慈祥大叔,行過見到小弟都會打招呼。小弟同兩位雖然唔熟,但都相當敬重。可惜嘅係,兩位普通話的確麻麻,所以先要黎進修。當兩位前輩級大粒佬好認真好用心咁講一堆爛透嘅普通話,而你絕對、係絕對唔可以笑嘅情況下,果種折磨並唔係一般人可以忍受得到。

忍笑課堂有好多機會要學生朗讀課文,當然用普通話啦!個會議室唔大,只得一個老師三個學生,圍住坐係張大檯對口對面。惡夢開始了,每當兩位朗讀課文時,我就開始想笑了。

根據座位安排,通常強哥先上陣。估計強哥自知普通話麻麻,又怕尷尬,故採取以快打慢戰術,不求每字字正腔圓,但求盡快讀完,輕輕帶過。

「⋯煎聽呢⋯禾潺跟大渣借稍⋯鞋樣公樣。鞋樣公樣呢油痕多⋯雷油剪頂,油呢個die聳貓⋯鞋樣呢車呀⋯登山冷車呀⋯翻聽飛煙呀⋯」

 

忍笑

到超哥來了。超哥嘅普通話根基似乎比強哥更薄弱,差唔多要逐粒字dun出黎,每兩個字要停一下回氣。聽得出超哥很努力嘗試,可惜都唔係幾岩音。更甚嘅係,超哥擁有一把得天獨厚嘅聲線⋯又係含住粒核講野。

 

「煎聽⋯禾潺⋯跟⋯大渣⋯借稍⋯鞋樣⋯公樣⋯鞋樣⋯公樣⋯油⋯痕多⋯雷油⋯剪頂,油⋯打⋯聳貓⋯鞋樣⋯呢車⋯登山⋯冷車⋯翻聽⋯飛煙⋯」

不過同呢位超哥比仲差幾個層次。

課堂歷時一個鐘,會議室得4個人,按人次計每人講約四分一時間,但老師示範朗讀前後會有多少少補充。換句話說,每次課堂有約四成時間要一邊聽兩位同學朗讀一邊忍笑。對於自認笑點高嘅小弟黎講,今次真係老貓燒鬚了!

小弟用上畢生奶力嘗試阻止悲劇發生,包括:

  1. Dup低頭
  2. 閉氣
  3. 苦埋個咀,阻止咀角向上翹起
  4. 咬緊牙關
  5. 咬唇,上下唇交替地咬
  6. 扮咳
  7. 左手掩住個咀,因為右手要扮寫筆記
  8. 搣大脾,或者用原子筆怒插大脾
  9. 以上方法同時使用
  10. 借尿遁,但每堂最多只可使用一次

坐係會議室入面,就好似永遠都唔會落堂一樣漫長。而比忍笑忍足成堂更痛苦嘅莫過於,要忍8次!因為整個課程總共有8堂!嗚呀⋯去到後期,小弟不下數次都忍笑失敗,洩漏左幾下「嘰嘰」聲(由於已經dup低頭,所以已經唔知有冇人發現了)。

所以話呢⋯忍笑真係好難。應笑不笑,不應笑則笑,小弟忍耐力實在太弱了。

P.S. 唔知大家估唔估到小弟做過邊間公司呢?:P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