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院

我家經營護老院已過十載

我亦由的小孩變成如今所謂「懂事的成年人

那個曾經笑容滿面,好喜歡吃魚,年過九十的黃老婆婆,如今「長命百歲了,卻有點痴呆

那個曾經中氣十足,大聲叫「妹妹你嚟啦?」的歐老伯伯,如今卻只能吵啞地叫我一聲妹妹

那個曾經活力充沛還會東奔西走幫姑娘們手的曾老伯伯,如今已往極樂世界⋯⋯

對他們而言,「老人院」是個怎樣的地方呢?

今天我又來到這裡公公婆婆們坐定等開飯,電視播著「星光美少女

偶爾有一兩聲嘻笑

「姑娘!」

突然坐在牆邊的那個伯伯大叫一聲

我奇怪,因為從未試過如此大聲

姑娘走到她旁,他的聲線又變沙啞

我老婆一陣嚟睇我呀,記得同我講呀。」

不斷有人出出入入,每次門鈴一響,伯伯都回頭一望

眼神裡卻盡是失望

半個小時過去了,伯伯的晚飯只剩一口

卻還未見他老婆的出現

我沒有問姑娘,到底伯伯的老婆是還未到,還是不會到,抑或沒有機會到了?

伯伯緩緩站起,回到房間

他那落幕的背影給了我答案。

也許對老人家而言,「護老院」好聽的是給了他們一個有人照顧的瓦遮頭

令人難受的是他們都心知自己都有心或逼不得已的「被遺棄了」

自理能力沒有了,病痛倒是多了一身,

身邊的人卻偏在這時四散,成家的成家,離的離,去的也回不來了

家境也許不好,偉大的政府所提供的又「多」

他們也就只好擠身在這小的環境

一生功名一生貢獻,來到這裡卻好像不值一提

或許他們當中有些已經覺得很滿足吧

可是在旁人看來,他們既是可愛,又是可憐

在他們這個年紀這個時候,願的求的渴望的到底還有甚麼呢?

大概就只剩下「老公,今日點呀?」「老竇,今晚餐飯好唔好食呀?」「呀媽,睇吓你個孫幾乖?」

這地方唯一能給您們的,就只有三餐溫飽和點點關懷了

伯伯,但願在您與您老再次相聚前,能在這快樂安穩地走完最一段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