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機

 

講到打足球game,小弟都走過一段漫漫長路。

打機打機

由小學打Gameboy可以出必殺技嘅熱血足球,升中暑假黐哥哥機打SEGA Saturn嘅V-Goal,到年滿16歲走入街機舖打Virtua Striker,繼而自己儲夠零用錢買FIFA 99留番係屋企打(當年梗係買番梘啦,小朋友就唔建議學喇),每發現一隻新足球game都想試,當然下刪百幾隻垃圾足球game就唔在講啦。順帶一提,唔知點解當年FIFA 99係真實到可以飛鏟龍門洩憤嘅,但後果係會換黎一張紅牌(好似係)。

打機

小弟酷愛打足球game嘅程度唔只因為玩得夠雜,而且玩得夠瘋狂。

初中時期Winning Eleven興起,貧窮嘅小弟曾經因為買唔起部Playstation而走去問同學借左隻PS電腦模擬器同遊戲碟,瘋狂到攞左個Keyboard走去打Winning,每日就以學琴姿勢對住部電腦打打打,因而練得一手打足球game不錯嘅身手。

甚麼閃電式連環撞牆、無影腳一轉身推橫即射遠柱、禁區邊左顧右盼突然放冷箭遠射,以上種種都係小弟係現實生活踢波完全做唔到,只能夠係遊戲世界自我陶醉一下。

時而勢易,當近年<<FIFA系列>>壓倒性擊敗<<Winning Eleven系列>>,小弟亦已經係一個能夠自給自足嘅上班一族。每年9月尾一出最新一集FIFA,小弟荷包亦會自動供奉400蚊,作為同哥哥過中秋嘅禮物。

打機

驀然回首,足球game的確係陪伴住我同哥哥一齊成長嘅恩物。

小弟家境絕不富有,亦談不上小康之家,當年Gameboy都興左好幾年先買到一部。每次打熱血足球都只能夠一人打一場,未輪到我打嘅時候,我只能夠聚精匯神望住哥哥打,同時培養左靜心等待嘅耐性、從旁觀察嘅細緻,以及旁觀者不得依牙鬆鋼嘅美德。

如果有巴打同朋友打機對陣過都應該深深明白,不論係足球遊戲定格鬥遊戲,只要打得投入,有時輸起上黎,真係難免情緒失控。由於小弟喜歡鑽研足球game,所以情緒失控嘅7成都係我哥哥。

「勝不驕,敗不餒」嘅處世之道,亦由打機開始學曉。

記得有一次我地打足一晚FIFA,佢都冇贏過我,無論佢點用力,都入唔到我波,而且大發脾氣,誓言唔贏番一場唔會上床瞓覺。而我亦留意到朝早工作左一整日嘅哥哥已經累得反應緩慢,無法做出準確判斷。

仲讀緊書嘅我忽然體會到哥哥嘅辛酸。日頭辛苦工作擔起頭家,俾零用錢我洗,但係職場初出茅廬唔慌順利,一定受到不少挫折,返到屋企即使再努力都仍然不斷輸。果一刻我收起勝利者嘅自滿,有技巧地放左一場水,俾哥哥滿足地炒左一場5比2,好讓佢安心休息,聽朝一早又要返公司搏鬥。

小弟性格有個弱點,就係比較慢熱,遇上新事物都需要一段時間方能適應。

每年中秋,總會開隻全新FIFA試game,由於每集設定皆有微調,小弟每開新game例必被炒。唯有沉得住氣,不斷吸取失球教訓,不斷轉動腦筋找尋入球方法及加強防守,一場又一場修正。即使係事業上遇到困局,我都會嘗試用係打機領悟得來嘅哲理處理危機。

早幾年哥哥搬出去自住,見面時間日少,幸好互聯網已發展成熟到可以連線打機。而家兩兄弟一夾到時間就連線打機,藉此維繫感情。

打機
未有DirtBye幫手之前嘅遊戲機手掣

要洗得出上述提過又撞牆又遠射嘅足球技倆,雙手必須緊貼遊戲機手掣,並且不斷磨擦,名乎其實「手」「掣」合一。加上小弟手汗極多,每每留下不少老泥係手掣之上,尤其是手掣中間嘅罅隙。

以前小弟會用牙簽同棉花棒慢慢撩天光,而家就學精左用一支專門清潔罅隙污漬嘅小道具DirtBye,一個句講哂…

打機

》快!靚!正!《

 

老老豆豆,賺左d時間番黎可以打多兩舖機喇!

人大左,人生道路上自然會有不同分岔口。

經歷時間洗禮,哥哥而家已經完成兒時夢想,成為一位專業全職自由身配音員,間中仲會係電視機前聽到佢把靈活多變嘅靚聲。

而小弟亦係機緣巧合下,跟結識十年有多嘅朋友踏上創業之路。大家都各自忙到不可開交,鮮有機會坐定定打舖機。

不過忙還忙,一世人兩兄弟,感情始終冇變。最近新project就搵左大哥仗義相助,錄低片尾報幕(大家大可直接飛到最後5秒)。

兄弟之間,就係有種心照不宣,一切樂在心中嘅感情。

打機兄弟

下回預告﹕四小強組隊創業,感覺猶如跟3位世界級球星踢波一樣…

 

NO COMMENTS